神奇诺诺

高三狗不定时瞎写罢了,承蒙厚爱。

写东西的时候应该听点啥音乐啊。

只有我是听郭德纲相声写文的吗。

所以这就是我文风沙雕的原因吗

【洋岳洋】自十七岁起,到三十二岁不止 ,你是我一生羁绊。(中上)

我来了!!!还有人记得我吗,我更新了!!小学鸡还是那个小学鸡。

而且本来想写温情画风怎么又变成沙雕了。


自十七岁起,到三十二岁不止 ,你是我一生羁绊。

我上一篇发的太快了,中篇和下篇还没憋出来呢。

今天才把后面的大纲整理好

滑跪。

【我洋岳】囚徒(R18)

🔞🚗🔞🚗🔞


*赃车,真的很脏,3p,sm…预警。

*我是畜生,我一个滑跪。

*受不了就退出吧。

*在道歉了,别骂我,骂我我就打你。

*未成年就别看了,虽然我也是未成年(并不是装嫩

*如果tag觉得有问题跟我说我会改。

*同名同姓罢了,别瞎鸡儿上升,



我是恶魔,且你为我所有


为什么,图链都挂,那我一直补在评论里好了。挂了叫我。

【洋岳洋】隔壁的李洋,抓住爱情的月光(三)


或许还有人记得这篇吗?

我还是我,短小又沙雕的我。

我在准备憋个大的了

因为现在风口浪尖上,所以我准备蟹黄。

over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李振洋下了车,捡起来前面地上贴着的条,岳明辉摇下车窗冲着李振洋说

“大哥,我走了啊,你自求多福。”

“诶诶诶,不行。”然后李振洋手疾眼快的拉住车门把手又钻进副驾驶。

“你得对我负责。不是,是对我的车被拖走负责。”这不知道是李振洋对刚认识不到两小时的岳明辉第几次无理取闹了。

“行行行,你是我祖宗。”岳明辉向来好脾气,况且他也担心李振洋这样脑袋瓜子不精神的处理不好。

“喂,凡子,我这有点事,你去接一下超儿吧,啊,回去再跟你说吧。”

岳明辉打完电话,李振洋在拨罚单上电话的号码。

“喂,您好,这里是…”

“好什么好,大洋哥的车都敢拖?是不是不想干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们秉公办事,不管是大秧歌的车还是二人转的车,违停了我们就得拖走。”态度良好的工作人员更显李振洋的气急败坏。

李振洋气的直翻白眼,直接把手机扔给了岳明辉。

岳明辉忙不迭的接起来。

“诶,好的,地址发在这个手机上就行,麻烦您了,我们这就过去。”岳明辉很擅长和各种人打交道。

岳明辉看了眼手机上的地址,还给李振洋手机。

“安全带还用我给你系是吗?”岳明辉瞥了李振洋一眼。

“哦。”

偶像剧里那种狗血剧情才不会出现呢。

到了地儿,等交了罚款取了车,来来回回忙了一个下午,都到晚上了。

李振洋拿着驾驶证跟岳明辉说:“要不是因为那兰博基尼是限量款,洋哥就不要了。”

岳明辉折腾这一下午,又听李振洋叽叽喳喳,就不是很想说话,脑壳痛。

“走吧,洋哥请你吃饭,鲍鱼龙虾随便挑。”边说边揽上了岳明辉的肩,身高刚刚好,就这么顺手。

岳明辉心说不好好宰你一顿都对不起我自己。

胡吃海塞了一顿之后,喝嗨了的两个人跑到KTV里搂着肩膀深情对唱冷雨夜,

画风一转,李振洋举着话筒唱土嗨

“不是哥哥不爱你啊,因为我是农村的——”

岳明辉抱着抱枕嘎嘎笑翻在地上。

俩人鬼哭狼嚎到后半夜,都累趴在沙发上昏睡过去了。

转天岳明辉被手机的铃声震醒了,迷迷瞪瞪一睁眼,映入眼帘俨然一个解开的裤裆,他俩现在的姿势,任谁看了不得感叹一句,嚯,好标准的69。

“卧槽。”

岳明辉一把推开李振洋,李振洋就从沙发滑到了地上,一脸懵逼的坐在地上坐了一会儿。

“你他妈的干什么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李振洋的起床气可能会迟到,但是不会缺席。

“别瞎几把鬼叫了,赶紧帮我找找手机。”

李振洋试探着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倒满啤酒的玻璃杯,里边泡着个iPhone X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岳明辉盯着这杯手机说

“enmmm,首先排除它不是我的。因为……”

岳明辉从沙发缝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“我操。”李振洋用两根手指头把手机捏出来,不知道啤酒泡过的苹果还好不好使,也有可能是因为没电了,反正开不开机。

岳明辉披上衣服戴上墨镜。

“走了,老哥,风里雨里,明天健身房等你。”

“还有,谢谢款待。”

岳明辉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。

——tbc——

就这么错不及防的没有了呢,下篇,等着吧。


我们洋岳儿真可怜。

还是因为我们太友好又善良了

什么狗东西都要欺负我们。

都是磕cp的狗,谁比谁高贵

我是算命的,您算什么东西?

我是配钥匙的,您配吗?

【洋岳】鸭蛋

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bq我又在瞎写。yscf里的梗。


●留守儿童设定。两个小可怜。


●别骂我。


●短小且烂,不上升。







————





“哥哥,你回来了。”李振洋坐在门口看见砍柴回来的岳明辉,眼前一亮,赶紧跑过去接过比岳明辉还高一头的一筐木柴。


岳明辉拿袖子抹了脸上的汗,看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笑,拍了拍他的头。


“一会儿哥哥烧火做饭给你吃,我去看看鸭子下蛋了吗。”


岳明辉瞧着棚里边的三只柴瘦鸭子,面上是除了土就是干草,岳明辉不信,偏要踩进去,惊了鸭子,把干草翻了个遍,一点没有鸭蛋的影儿。


岳明辉想着弟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天天吃着没油水的汤汤水水,家里的鸭子也不下蛋,然后沮丧顺着墙根蹲在地上,头埋在臂弯里,只有躲在角落里才敢小声啜泣,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,怕弟弟瞧见,又想着弟弟还没吃饭,赶紧擦了,回了房里烧火做饭。


山里孩子生来穷苦,晚饭是清汤寡水的面条漂着几片菜叶算是丰盛了。


岳明辉碗里的面条少见了碗底,倒是李振洋碗里面条盛的满。


“哥哥,我吃不了这么多。”说着要往岳明辉碗里拨。


“你吃剩下再给我。”


一会儿,李振洋摸摸肚子说吃饱啦,岳明辉把他剩的碗底吃了干净。


晚上岳明辉点了灯,拉了小板凳看书。缩在被窝里的李振洋冒出头来。


“哥哥,你陪我睡觉嘛,我一个人害怕。”


“行,一会儿哥哥就陪你睡觉。”


李振洋看着岳明辉昏黄灯光下的侧脸,今天哥哥看着鸭棚哭啦,我都看见了,哥哥是不是想吃鸭蛋啊。李振洋想着想着睡着了。


转天一向爱赖床的李振洋破天荒起了个大早,岳明辉已经去上学了。


李振洋跑到不远隔壁奶奶家里,扒望着人家的鸭棚,看见一个白晃晃的圆圆的鸭蛋,偷偷踱了进去,拿了鸭蛋,还是温乎的,捧在手里,刚要逃离现场,不料一脚踩歪了摔在鸭棚里,棚里的鸭子惊的乱飞乱叫,奶奶闻声拿着扫帚跑出来,看见这场面,扔了扫帚,忙把李振洋扶起来。


李振洋蹭了一脸的灰,慌忙把手背在后面,看着奶奶,眼泪一下溢满了眼眶,不知道是摔疼了还是害怕了。


哇——


“对,对不起,奶奶。”抽抽搭搭的抹着眼泪。


奶奶把李振洋搂进怀里,拍着他。


“没事儿,别哭了孩子。”


拿着鸭蛋的手举到奶奶面前。


“奶奶,我,我哥哥想吃这个蛋,可,可以拿走吗。”止了哭声的李振洋气儿还喘不匀。


“可以啊。”奶奶又捡了几个鸭蛋放进篮子里,都塞在李振洋的小手里。


“谢谢奶奶。”李振洋仰着小脸,破涕为笑。


山里学校放学早,每天只上半天课,岳明辉早在家里等着李振洋。李振洋拿着篮子一瘸一拐的回来了,岳明辉忙不迭跑过去。


“你这是怎么了,快让我看看。”岳明辉蹲下去看李振洋的脚踝,好在只是扭到了。


李振洋把他哥哥拉起来,笑盈盈的从篮子里掏出一个鸭蛋。


“哥哥,你看。”



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



随便唠两句,高三狗好苦啊,明天四节数学课。

【洋岳】独白

●岳视角。


●指路一下洋视角的,强行和  @Space Monkey 老师的联文哈哈哈哈哈哈嗝


●十八线小写手在线瞎写。


●ooc是我,不上升。


●啵。






“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。”



“我有爱过一个人,那感觉像掉进了深海,气泡被海水托着上升,而我,一直在坠落,后来被黑暗簇拥。我不希望你看见我,更不会伸出手来,把你一起拖进这深渊,就让我独自沉没在这海底。”




李振洋今天问我有没有爱过一个人,那一瞬间我的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,不只是因为这莫名其妙像是肯定句的问题,而是他看向我的眼神,似乎带着些期待,又好像在向我要一个答案,他眼睛里是明亮跳动的火焰,要蔓延到我身上了,可我是飞蛾。




我耐心十足,可能也是愿意把不能言表的爱意借着游戏宣之于口,所以我说了一遍又一遍,你大抵是听不见的,我握住你的手,想把指尖的温度传给你,可你的手掌永远比我更炙热,我的一点散落的温度是不以为意的。




Focus me,就在这一点点时间里,我要你什么也听不见,说出的话不知所云,我要你眼睛里只有我,你说得对,我要凑上来对着你嘴说,这话就一直钻到你心里。爱你确实是本能,你可真的有点难追,试探的游戏没有结局,所以便没了赢家。我想知道你是真的想听我借着游戏一遍遍说爱你,还是只是为了节目效果。如果,如果你真的想听,我还有好多好多想说给你听。



“岳明辉。”是李振洋在回答主持人的问题。他读我名字的时候,我脑内恍惚自己站在有钟声响起的教堂,神父侧立在我身旁,我张张嘴,想把yes I do赋予声音,结果只化成廉价的泡沫。



“你有没有爱过我,有没有想过我,有没有,有没有也会有一点心动的时候,但是说不出口。”



我带着耳机,点开了韦礼安的有没有,在我最疼痛的青春里也不会听这样的歌,从来只幻想自己是黑人街区跳着街舞唱着rap的酷盖。



“也许没有承诺,比较轻松,也不会有沉重的枷锁。”



顺着十一月清晨的第一滴泪而清醒。



我茕茕孑立,我踽踽独行。



我们不是齐飞的落霞和孤鹜,也不是一色的秋水与长天。我们是波罗的海和北海相遇却永不相融,在二十几岁早早相识,许是一辈子相知,但怕一辈子不能相爱。



我踌躇不前,我犹豫不决。


我不想用爱的枷锁禁锢谁,我们都要飞翔。爱情是惨杂了美酒的苦水,认清在指尖沾染一点便要灰飞烟灭的现实,便懂得隐思君兮悱恻。



我飘忽不定,我摇摇欲坠。



我淹死在一片叫做李振洋的海。

———end———




【岳洋】Desire.(滴滴滴我又在飙车了。)

●没有剧情,只为开车


●灵感来自见面吧爱豆的采访视频。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xsZ9RraEiRIf7lTw/ 


长篇我好久没更,就随便给我的68个粉丝吃点短篇吧,爱您们,评论区找我玩啊呜呜呜。